招财鞭炮攻略
首頁 > 獨家

煤炭企業要注意了!一季度世界煤炭市場下行壓力驟然加大

中國煤炭報 作者:梁敦仕 2019-05-07 10:03:54

世界煤炭市場自2016年下半年復蘇反彈以來,已延續了近3年的周期性上升態勢。進入2019年,世界煤炭市場仍維持周期性增長的勢頭,總體上來看,全球煤炭產量、國際煤炭進出口貿易量繼續保持小幅增長態勢。但自去年四季度以來,周期性增長的動力明顯減弱,煤炭價格連續下滑,到今年一季度,世界煤炭市場下行壓力驟然加大。

煤炭價格連續下滑

印尼出口動力煤價格(HBA)在去年8月創下每噸107.83美元階段性新高后,9月起逐月下滑,到今年4月降到每噸88.85美元,已經出現連續8個月的下行,價格累計下降每噸19美元左右,降幅達17.6%。

澳大利亞紐卡斯爾港的動力煤出口平倉價格,去年8月3日曾出現每噸122.4美元的高位,之后也是一路下滑,到今年4月12日已跌到每噸76美元,累計每噸下跌46美元左右,降幅為 37.6%。

國際煉焦煤市場價格相對較為平穩,但也有所下降。澳大利亞海角港優質煉焦煤平倉價2018年年初為每噸260多美元,而到今年年初跌破每噸200美元大關。近期基本在每噸200美元上下波動,一年多時間累計下降每噸60多美元。

主要產煤國產量增速明顯放緩,產量下降國家增多

根據各主要產煤國發布的統計數據,今年一季度,中國、印度、俄羅斯等主要產煤國煤炭產量增幅比上年明顯降低。一季度,我國煤炭產量同比增長0.4%(2018年同比增長4.5%),印度同比增長4.4%(2018年同比增長7.1%),俄羅斯同比增長2.6%(2018年同比增長6.1%)。哈薩克斯坦煤炭產量則由前2年的連續增長,轉為今年一季度的同比下降。

美國、加拿大、哥倫比亞、波蘭、烏克蘭、德國等歐美產煤國,在市場需求萎縮的壓力之下,一季度煤炭產量延續下降態勢,降幅繼續擴大。美國煤炭產量在去年同比下降2.7%的基礎上,今年一季度同比下降9.3%,尤其是3月同比下降幅度接近20%。

煤炭進口局勢分化,主要煤炭進口國進口量下降

一季度,排世界前四位的億噸級煤炭進口國中,中、日、韓三國煤炭進口量全都轉為同比下降,印度的煤炭進口增速也大為放緩,增速由2018年的14.7%下降到今年一季度的3.5%。東歐的烏克蘭、波蘭煤炭進口量減少,而德國、西班牙等國家由于本土硬煤煤礦關閉,煤炭進口由下降轉為上升。東南亞的越南、泰國、菲律賓和南亞的巴基斯坦等國的煤炭進口仍保持大幅增長。

煤炭出口格局變化不大,但出口量大都下降

受亞洲主要煤炭進口國進口量下降及歐美地區煤炭市場需求萎縮等因素的影響,俄羅斯、加拿大、哥倫比亞、南非等國煤炭出口量都由升轉降。美國的煤炭出口增幅大為回落,由2017年同比增長61%,到2018年增長19.3%,到今年1月增幅降到5.8%。只有蒙古國煤炭出口量仍高速增長,印尼、澳大利亞、俄羅斯、美國、南非煤炭對國際市場的競爭將更趨激烈,競爭壓力也急劇增大。

2019年世界煤炭市場不確定性增加,變化更趨復雜,下行壓力明顯加大

受世界經濟發展放緩、中美貿易摩擦影響持續、全球應對氣候變化、能源轉型加快推進等多種因素影響,2019年世界煤炭總體需求可能減少。

美國今年以來受燃煤電廠加快退役、天然氣和可再生能源發電比例顯著提高的影響,電煤消費量急劇下降,導致煤炭產量大幅度下降。部分煤炭企業尤其是西部動力煤生產企業經營困難,又出現了一些煤炭企業提出破產保護申請。在2015年至2016年那輪美國煤企破產潮中,前四大煤炭生產商中破產了3家,排名第一的博地能源(Peabody Energy)、排名第二的阿奇煤炭(Arch Coal)和排名第四的阿爾法自然資源公司(Alpha Natural)相繼倒下,申請了破產保護進行重組,而“碩果僅存”的原排名第三的云峰能源公司(Cloud Peak Energy)盡管躲過了上一輪劫難,最近卻不得不打算提出破產保護申請。

一方面是煤炭需求放緩,另一方面是全球煤炭產能在經歷了2年多來的產能恢復和新產能的投放之后又有所增加,不少國家的煤炭產量創新高。印尼2018年新增的煤炭產量接近1億噸,俄羅斯、蒙古國的煤炭產能和產量都創歷史新紀錄,澳大利亞的煤炭產能已完全恢復到常年水平,且又有新煤礦投產,因此全球煤炭產能相對充裕,市場下行壓力明顯加大。

去年四季度,無論是從煤炭產量,還是從煤炭貿易量來看,似乎都隱約顯現周期性見頂的跡象,今年以來的世界煤炭市場運行情況進一步印證了這種趨勢。

在要求加快能源結構調整、實現潔凈能源轉型的呼聲日益高漲的大背景下,世界煤炭需求長期維持不增長、小幅波動或非常緩慢小幅增長,將是最大可能的發展趨勢。

當前,《巴黎協定》已在各簽約國家和地區履行。為了實現《巴黎協定》既定目標,需要大幅加快全球能源系統轉型,有關國際機構也明確提出了2030年、2050年能源轉型路線圖。其中,一個重要措施,就是逐步淘汰煤炭,包括加快現有燃煤電廠的退役、放棄建設新的燃煤發電廠以及開設新的煤礦。

全球資本也正在逃離煤炭行業。英國能源經濟與金融分析研究所(IEEFA)最新發布的報告顯示,為應對氣候變化,迄今為止已經有超過100家全球主要金融機構撤離動力煤領域,出臺了限制煤炭投資的措施,不少建設燃煤電廠的規劃被推遲、擱置或取消。

一直在煤炭市場投資活躍的日本企業和金融機構,如日本第一生命保險、三井住友金融集團、丸紅株式會社、三井物產及三菱商事等去年以來陸續宣布退出煤炭產業。連過去20年一直是澳大利亞煤炭市場十大投資者之一的日本大型商社伊藤忠商事,今年2月也發布聲明,承諾將不再參與任何新的燃煤發電或煤礦項目的開發,同時對公司現有的煤炭資產進行嚴格評估并逐漸退出。

今年3月,全球能源監測、塞拉俱樂部和綠色和平環境信托共同發布的最新報告《繁榮與衰落2019:追蹤全球燃煤電廠開發》指出,2018年全球處于開發階段的燃煤發電廠數量大幅減少,全球煤電開發裝機容量已連續第三年下降。

多元化的跨國礦業公司為回避聲譽風險、市場風險,紛紛退出煤炭產業,如力拓集團(Rio Tinto)已剝離所有煤炭資產,完全退出煤炭市場。世界最大的動力煤國際貿易商嘉能可(Glencore)公司也迫于各方面壓力,在今年2月宣布將煤炭產量上限設為每年1.5億噸,并承諾不會再購買任何煤礦。

一個主要的顧慮還是對全球煤炭發展前景不太樂觀。國際能源署(IEA)今年2月在北京發布《全球煤炭市場報告(2018—2023)》,認為印度、越南和其他亞洲國家的煤炭需求增長可能抵消歐洲和美國的下滑,2023年前全球煤炭需求年均可能僅增長0.2%。英國石油公司(BP)4月發布的《BP世界能源展望(2019年)》,對到2040年全球能源市場進行了分析預測,認為今后20年全球煤炭需求將比過去的20年大幅放緩,全球煤炭消費量只可能大體維持現有水平。

目前,我國煤炭供需占全球市場的“半壁江山”。面對煤炭市場下行壓力加大的嚴峻局勢,煤炭企業應高度關注、積極應對。(作者系中國煤炭經濟研究會書記兼副會長

掃碼在手機端打開頁面
版權聲明: 轉載本網站原創作品,需在顯著位置注明來源和作者,不得擅自修改標題。若違反本聲明,本網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本欄目其他新聞
招财鞭炮攻略 十一选五前三直中奖多少钱 开元棋牌免费透视软件 幸运飞艇有哪些技巧 加拿大提前开奖平台 大乐透澳客网专家杀1码 黑龙江时时走势 360重庆老时时开奖 福彩3d图山西彩民乐 赛车pk拾高手赌法 广西11选5前三直五行 赛车pk10直播视频直播 11选5任1必中方法 江西新时时彩excel 广东时时11选五app